为什么我不再把以太坊解释为世界电脑

  • A+
所属分类:以太币

人类是通过创建抽象概念来进行合作
你不知道你的衣服是由谁生产的,就像你不知道你用来读这篇文章的设备是由谁制造的一样。我们每天接触到大多数现实的或虚拟的事物都不是只由一个人来创造的。看看你的周围你就会意识到你所看见的是大量劳动人民在相互协调经济下努力的产物。
我们怎样才能协调这么多的个体,让他们朝着同样的目标共同努力工作的呢?人类是通过发明抽象概念来实现这个目标的。金钱,股份公司甚至民族国家这些都是人们用来实现协调合作所发明的抽象概念。
这些抽象概念只存在于人类思想中,让人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来统一经济目标然后合作协调努力来产生你所看到的身边这些事物。
集中资源和风险/奖励分配
像股份公司这样的发明虽然创造了经济一致性的机制,这种机制允许多个人在生产性企业中共同承担风险和分享回报。
但是随着股份公司模式演变成了全球性的大公司,股东,员工和客户之间的利益越来越失调。
数字时代需要新的抽象概念
在数字世界中创建新的高产企业是一项高风险/高回报的行为。虽然很多情况下你会失败,但是如果你成功了 — 它的回报也是巨大的。
今天大多数创业公司都是一些依赖于用户创建分散价值的平台。工作是分散的(在Medium上写这些话,我也是正在为Medium的股东们创造价值)但是收入是集中的 — 他们大都集中在硅谷附近,因为大部分的平台都是在这里融资以及创立的。
工业模式通过工作和工资的形式来分配经济盈余。数字时代的模型主要通过平台上的股权分配经济盈余。
但是,即使每个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可以参与平台上的信息交流,但只有少数几个人可以参与到平台中的股权分配。
比特币 — 建立在基于软件的激励机制上的组织团体
我们先忽略比特币作为一种资产的概念,把我们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比特币整个的组织团体上。
比特币成功的证明了一件事,把激励机制嵌入到软件中从而在不建立法律实体,签署协议,签订就业合同等的情况下也能实现同样的协调合作和效率。
在工业模式中雇主,雇员,股东,CEO等角色是固定的,并且与他们的职位相应的预期贡献也被明确定义。 而在比特币模型中,这些角色是流动的。用户只是为“比特币组织”贡献价值,而他们这么做完全取决于比特币的激励机制以及他们自己的可自由支配资源(专有技术,资本,风险愿望等)。
从功能上来看,人们只是像为他们雇主干活一样来为比特币网络干活。 他们提供IT基础设施,编写代码,市场营销等等。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执行这些操作是因为比特币的激励机制让他们觉得有利可图。
比特币的真正突破在于比特币证明了以前极其昂贵的全球规模的经济协调现在可能用单纯的靠软件就能实现。虽然 “比特币组织”的第一个“产品”是一种类似货币的资产类别这个事实是很重要,但和这个突破比起来却显得次要。
想信将会有更多的去中心化的独立组织(DAO)使用与比特币这个先驱相同的范式向世界提供其他产品。
以太坊对于DAOs而言就像博客对网络写手一样
比特币需要专业化的知识来实验其他激励模型,且其安全模型将实验范围限制为货币类似的产品。
以太坊将比特币的理念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 它把底层的基础平台抽象出来,以便用户可以专注于建立其他激励结构。 换句话说,你可以为其他群体创建协调机制,他们就可以通过一种比典型加密货币方案还要新的方式来共享风险和回报。
博客让写者能够专注于文章内容这个最重要的东西,同时不需要考虑HTML,网络服务器,以及其他的IT基层设施。
和上面一样,以太坊为DAOs提供相同的服务。DAOs不是我们通常想象的那样(在现实生活中拥有资产,拥有员工等),DAOs是纯净的经济协调机制。通过共同承担风险和回报,DAO能够使那些从未相见的人为了共同的目标而贡献资源。我们可以说是DAO实现与传统组织相同的成果(通过组合技能组和参与者的资产来创造价值),但DAO使用了与其稍微不同的方法。
关于DAOs的一些核心问题:
- 你的模型撮合了哪些角色?
- 他们之间交换那些资产?(人才,技能,资本等)
- 这种交易的产物是什么?
- 谁来承担失败的风险?
- 成功时又是谁能得到奖励?
- 你的模型如何定义成功?
以太坊不应该被比作“世界电脑”
虽然从技术上来说这个说法是准确的,但是这个说法会给大多数人(除了以太坊内部小部分人外的人民群众)错误印象。它会让人们把“计算”想成以太坊的一种应用。
但是在以太坊平台上进行计算是很慢的且代价昂贵。对于计算这方面,还有着其他更好,更便宜,更快捷的替代方式,而且这些替代方式不需要区块链这些底层技术。
以太坊其主要的价值并不在于计算。
以太坊可以在成千上万的匿名人群之间建立各种形式的经济共同体,共同目标以及协调合作。其成本大大低于传统方法,目前也还没有其他方式可以代替。
让我给你举个例子。
在你读完这篇文章后如果你认同我,那么我们两个有着共同的世界观。但是我们却没有共同的经济目标。
所以更多的情况是我们住在不同的国家,使用着不同的货币,为各自不同的雇主打工。因此我们之间也就没有共同的经济目标。
但如果我们购买了相同的DAO的货币(比特币,以太币或其他的),突然DAO的成功就是我们之间的共同利益。我们不需要相互认识,不需要说着同样的语言,但是我们的经济目标是一致的,这个目标按照自己在DAO中的资金数量成比例。我们开始阅读相同的网站,加入相同的reddit社区,一起向我们的朋友们转述关于DAO有多么强大的故事
从社交网络(Web 2.0)到激励网络(Web 3.0)
加密货币代表了各种风险/回报的模式,同时他们的持有者们也创建了不同的激励网络。
Web 1.0 — 静态文档网络—通过超链接连接的由静态网页组成的网络。
Web 2.0 — 社交网络— 人与人之间通过社交链接(喜好,关注)连接的关系网络。
Web 3.0 — 激励网络— 人与人之间通过经济链接(货币)连接的关系网络。
每一个后续的范式都会影响他们前面一个范式的行为。Web2.0就影响了Web1.0的模样— 社交网络影响了静态网页的设计方式。

Web3.0 正在影响着Web 2.0 —我们只需要看看在加密货币在经济泡沫,经济崩溃,以及区块争辩[]期间在reddit上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了。但关于DAO提案的争辩开始后,这些噪音的数量将只会增加。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看到这些行为背后的激励机制。

参考:https://medium.com/@maciejolpinski/why-i-no-longer-explain-ethereum-as-a-world-computer-5adf7220b3eb
翻译:Stuart

weinxin
共识社
用手机扫一扫,加入组织,时刻关注组织动态。
daodaoliang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